司机在车里撞了我8次 骑摩托车撞下面很舒服

每每当她闭上眼睛想要小憩时,坠下的画面就会登地闪现。待她睁开眼,那一幕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再加上孩子不定时的哭闹,一晚上下来,顾惜音只觉得身心俱疲。

好容易挨到了天光放亮,孩子却有开始哭闹了。这一次,不论她怎么安抚都不顶用,不得已她只好抱着孩子下楼在客厅里四处溜达。

顾惜音垂着一头长发,抱着怀里的小家伙,正低声说着些什么,小家伙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

在熹微的晨光里,她的背影被点缀着点点光亮,温馨幸福。吴妈起来时,见到的就是这一幕,她一时间有些不敢认。

往常顾惜音只负责将孩子扔给吴妈负责,而且有时候她还会对着孩子发脾气,吴妈心里对这个夫人也是又怕又无奈,孩子无辜,可昨晚她却是连提都不提。

难得的一夜好眠更是让吴妈忽略了这一点,直到此刻才猛地想起来。

“夫人。”她忍不住出声喊了一句。

顾惜音闻言转头,冲着她淡淡的一笑,还没来得及做声,吴妈却是已经到了近前。

“夫人,您怎么不叫我?”虽是不经意的一瞥,但却也足以让吴妈看清楚顾惜音脸上的疲惫。

“我也睡不着,好在有这小家伙陪我。如今好容易安分下来了,我也正好能回去补个回笼觉。”

最是让吴妈诧异的是,顾惜音说完这一句,还不忘跟吴妈说了声辛苦。

只是再简单不过的两个字,但在此前长达十个月的日子里却是从来都没有人能听到过。

“夫人,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吴妈忙不迭的将孩子接过来,惴惴不安的说道。

待她回神,顾惜音早已经踱步到了楼梯口。

那一刻,吴妈多少有些恍惚,“她到底听到了没有?”

事实上,顾惜音还真没有注意。

吴妈将怀里的那一小团子抽离出去的时候,她就像是被谁抽掉了全身的力量,脑子里唯一的念头便是回去睡一觉。

规律的生物钟一直是让顾惜音引以为傲的存在。

哪怕是跟着团队全国各地的路演,她也总能让自己在零点之前安睡过去。

像昨日这样时时梦魇却是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过了。

上一次,还是她离开孤儿院独自求学的那天吧。

可惜的是,哪怕到了白日,顾惜音却终究也还是不能好好的睡上一觉,休养生息。

九点整,施景辰回了别墅,吴妈第一时间上来通知。

“夫人,少爷说有事要跟你谈。”她急匆匆的步履之后,跟着这么一句。

而彼时,顾惜音好不容易才被她唤起,整个人还有些迷迷瞪瞪的,却是根本就没有听清楚,只应了三个字,“知道了。”

待她全然清醒,收拾停当下楼的时候,施景辰已经堪堪等了她两个小时。

倒不是顾惜音又睡了个回笼觉,而是她用了一个小时又五十分钟的功夫才终于确信自己已经接受了这一现实。

同时确认的,还有她从这一刻开始的时间还会时不时的与施景辰牵扯在一起这一可怕的,被她忽略了许久的真相。

“顾小姐。”陈皓喊了一声,朝着她微微颔首。

但顾惜音却是神色如故,刚才的这一声与其说是跟她打招呼,倒不如说是提醒某些人。

“跟我来!”

不等顾惜音凑近,施景辰却是已经起身。

她不明所以的挑了挑眉,往吴妈与陈皓身上各瞥了一眼,前者同样茫然,而陈皓则是镇定自若,只先一步踏出,忠心耿耿的跟着某人。

顾惜音了然,倒是也没说什么,只又顿住脚步,给了吴妈一记安心的神色,这才又跟了上去。

施景辰坐在书桌前,只用食指扣了扣桌案,陈皓便立刻从公文包里抽出一份文件递给她。

“签字。”

不等顾惜音看清楚上头的条款,那清冷的声音便又一次响起。

恍惚间,顾惜音有些出神。

以前看片的时候,她总是会不自觉的为施景辰的嗓音着迷,只倒是生活里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般霸道的声线。

让人闻而生畏,却又如罂粟般着迷。

“如果我说不呢?”在清冷的声音第二次响起之前,顾惜音突然轻笑一声。

话音刚落,对面的人便不自觉的收敛了神色,书房内的温度更像是被人骤然间调低了好几度。

就连陈皓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可偏生昨天折腾得一群人人仰马翻的人却是不见半点惧意,脸上笑意好像还更甚了一些。

“顾惜音!”施景辰咬牙切齿的道。

“施先生有话直说就是,这屋里也不过只有你我他三人,用不到如此充沛浑厚的声音。”顾惜音依旧在笑。

可陈皓眼底的惊诧却是怎么都藏不住了。

这般以静制动的方式是眼前这个女人从前从未用过的。

难道是被那一跤摔出了聪明才智?

陈皓被这突然的念头激了个激灵,好半响才终于丢掉了满脑子乱七八糟的思绪,重新沉下心来。

“你没资格跟我谈条件。”施景辰的声音依旧阴沉。

顾惜音闻言,不由得抬头审视着眼前之人,片刻的沉默后,只听她淡淡的开口,“可现在不是我要谈。”

一字一顿,字字诛心。

陈皓已经不敢抬头去看施景辰的脸色了。

依着他多年助理的经验,不用想也能猜到他的脸色有多难看。

他横在桌案上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然撤了下去,陈皓却是不敢断定,此刻到底是否握成了拳。

“这招欲擒故纵学的不错,只可惜,你找错了对象了!”

施景辰再度出声打破了沉默,这一次,他甚至站了起来,倾身凑到顾惜音身前,吐气如兰道,“你没有第二种选择。”

施景辰凑近的那一刻,顾惜音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往后倾了倾,不由自主的想要避开这一击。

在这一秒,她顺便领悟了曾经表演老师耳提面命的真情实感的表达到底意味着什么。

果然呵,艺术来自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顾惜音心道。

想要与影帝对戏,果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既然别无选择,不如,我们来个约法三章如何?”

就在陈皓以为顾惜音前一刻的怔愣是屈从的前奏时,却被她脱口而出的一句吓的有些身形不稳。

这女人,难道还妄想继续威胁施影帝不成?

上一次她能得逞不过是仰仗着双方父母仅剩的交情,可现在她还有什么筹码。

“……”

施景辰没有做声,只瞥向她的眸光里带着几分鄙夷,顾惜音读懂了,无非就是在说她没资格跟他谈条件罢了。

“就算你不愿意,听听总是可以的。”

不等他开口,顾惜音又补了一句。

而这话一出,陈皓再看向她的时候,眼底竟多了几分神采。

说实话,他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女人有过聪明的时候,当初不过是逼着施景辰在神志不清时用强才得逞。至于她的行事作风,这一年来他更是领教了个十成十。

今日这般沉稳却是让他不自觉的多了几分好奇。

“其实所谓约法三章,充其量也不过只有两个字而已。”顾惜音的声音依旧淡淡的,可此刻陈皓与施景辰却是没有一个敢放松精神。

施景辰怕的是这女人提出什么要他毁约不拍戏的无厘头要求,而陈皓则是期待着她说出什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东西来。

顾惜音说着顿了顿,堂而皇之的开始审视起对面人的神色来。

“顾小姐,您有什么需求但说无妨。”察觉到施景辰的怒意,陈皓先一步抢断,心底更是后怕的紧。

如果不是他眼疾嘴快,谁知道接下来会不会又是火星撞地球。

“也罢。”顾惜音摆了摆手,“过去的事我不想多说了,想必施先生跟我一样,已经厌倦了这样的日子。”

听着她语调平淡的说出这一句时,陈皓不自觉的看了施景辰一眼,顺势接收了他眼底一闪而过的疑惑。

“错已经铸成,拨乱反正的唯一办法,就是放彼此自由。所以这约法三章的第一条,就是希望我们能够离婚。”

顾惜音坦然的说出这一句,正准备继续,却听到砰的一声,随之而来的是一声怒斥,“顾惜音,你把我当什么?”

想要结婚就结婚,想要离婚就离婚?他堂堂影帝的尊严又岂是这般任人随便轻贱利用?

顾惜音看着眼前这个愤怒的家伙,眸光却是不自觉的落在他撑在桌案上的手,果不其然青筋暴见。

再往上瞥,胸口的剧烈起伏支撑着他的愤怒,嘴角微微有些抽搐,至于那深邃的眸光却是再不如平日里那般让人望尘莫及,倒是带了几分凡人的影子。

真不愧是影帝。

顾惜音忍不住感叹。

此前的一番探寻几乎让顾惜音确认,他们之间的婚姻不过是一场交易而已。

与施景辰的几次交手也让她清清楚楚的感受过他们之间没有半点爱意。

基于此,她才会有勇气提出离婚这一条。

可施景辰此刻的反应却是她此前怎么都没有料到过的。

“施先生,昨天你说过的话,这么快就忘了吗?”不得已,顾惜音只好出声提醒。

如果不是他的言之凿凿,她或许还想不到这一点呢。

“顾小姐,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诉求,一并说了吧。”施景辰还没有来得及开口,陈皓便先一步拦在了他身前。

“悄无声息的离婚,日后再无牵扯,若是施先生觉得心有不安的话,便赔我一个还不错的剧本吧。而我能保证的,便是从今之后再不纠缠。往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再见不识,如此便好。”

顾惜音终是一口气将她的三个要求说完,而后便是怔怔的看着眼前之人,似是在等着他的回应。

司机在车里撞了我8次 骑摩托车撞下面很舒服

可让她始料未及的是,施景辰甚至没有多说一个字,只愤恨的转身而去。

在他闪人之后,陈皓也快步跟了出去。

这两人留给顾惜音唯一的东西,不过就是那至始至终都安然的躺在桌上的条约。

顾惜音多少有些愕然。

扪心自问,她提出的这三个条件可是比施景辰要她做的更有利,可为什么偏生这人就是不上套呢。

饶是她愿意接受这个陌生的顾惜音的身份,却半点都不意味着,她愿意过另外一个人的人生。

她更愿意让这个顾惜音活成她最熟悉的样子。

从一个十八线艺人跻身成为话剧演员,她还是有信心的。

可要让她跟影帝施先生演出一对貌合神离的夫妻,这着实有些太难了。

可偏生身为当事人之一的施景辰,居然无视了她的提议。

“夫人,少爷已经走了,您还要再去休息一会儿吗?”吴妈不知何时到了书房,试探着问道。

顾惜音摇了摇头。

吴妈正准备往外退,可顾惜音却突然喊住了她。

“吴妈,少爷一直都这样吗?”

……

吴妈正疑惑着,就听顾惜音已经再度开口,“明明是不爱的两个人,为什么非要牵扯在一起呢?”

这下子,吴妈更茫然了。

谁都知道他们这位夫人是铆足了劲儿想要嫁进施家,她一个外人不好掺和这事,只要照顾好小少爷就行。

这一年多来,虽说她总是会时不时的作一把,可看在父母的面上,少爷却从未有过半句怨言。

可谁又能料到,原先心心念念想嫁进来的主,却是突然说什么不爱了?

“夫人您说笑了,若是不爱,少爷又怎么会跟您结婚呢?”表面的话还是要说一下,省的这位又开始作妖,一生气倒霉的还是小少爷。

“是吗?”

顾惜音冷笑了一声,终是再没有说什么。

而另外一边,陈皓开车将人送回剧组,路上却是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出。

尽管施景辰什么都没有说,可他心底的愤怒就算是不说,陈皓也能感受个七七八八。

就在他进退两难的时候,施景辰的电话响了。

“什么?”

“我马上到。”

收了线,陈皓也当即受命改道前往医院,动作一气呵成,可心底却是疑窦丛生:吴翎然为什么会突然病情加重?

以上就是关于司机,在,车里,撞了,我,8次,骑,摩托车,撞,下面,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好吃的家常菜怎么做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hnyusong.cn/article/12123.html